她自稱有3套房,數落同事沒車沒房沒對象,結果卻是個「啃老族」

她自稱有3套房,數落同事沒車沒房沒對象,結果卻是個「啃老族」

閱讀前請點擊「關注」,每天2篇職場文章,陪你成長哦。

作者|你的影子 編輯|霄霄
1
我生活在一個四線小城裡,工作在這個小城的一家中型的國企。

跟很多體制內的環境一樣,這裡有一個抱團取暖的「核心圈」,圈子裡是各分部領導外加上一些關係戶。

我是屬於這個「核心圈」外圍的財務小職員,主人公小朱跟我是一樣的處境,一樣的職務。

因此、本著同病相憐的初心,在小朱初入公司的第一天,我就向她投放了友好的姿態。希望以此建立我們這些「核心圈」外圍人群的小圈子,不為工作利益,只為工作舒心。

依稀記得第一次與她會面的場景:扎著整齊的馬尾、身高大概150+吧?稍微有點小駝背,略顯白凈的小臉上零星的散落著幾顆痘痘。

四月的天氣她穿了一件米黃色的夾克衫,下面搭配著一條藏藍的牛仔褲,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板鞋。整個人跟漂亮無緣,但看起來淳樸厚道,很有親和力。

於是,我們同一間辦公室的四個人,便開始了一起工作、一起聊天、一起吃飯的交往模式。

一個星期以後,小朱通過她敏銳的觀察力發現了那個「核心圈」。

於是,她便開始不甘心與我們為伍,經常找機會跟那個圈子裡的人接觸。

比如午間吃飯,原本我們是一下班就打卡走人的,出去吃飯,逛街,再踩著下午上班的點回辦公室。

小朱發現「核心圈」以後,中午吃飯的時間一到,她就要找個先不能走的借口,在辦公區轉來轉去,然後很巧妙的扯到午餐的話題上,打聽那些人吃什麼?去哪裡吃?然後再加上一句:「我也去!我也喜歡吃那個。」

然後,她就跟在隊伍的後面走了,但尷尬的是,甚少有同行的人跟她搭話。

沒幾天,她就被人家排擠出來了,那些人在她問及吃什麼?去哪裡吃的時候開始含糊其詞,給她的回答永遠都是:「可能會回家吃。」又或者「還不知道,再說。」

小朱迎著第一次挫敗的經歷,回歸了我們的隊伍。大家又繼續了往日的生活狀態。

但小朱是不死心的,她還在暗地裡使勁兒。她常常會在那些人的朋友圈下面點贊、評論。或者給少數有工作交際的人起個小昵稱,以展現她與那個人關係不一般。

這本該沒什麼,雖然有圈子這麼一說,但大家終歸都是同事,面子上和氣的態度做的還是很到位的。

比如我們偶爾也會和那些人吃吃飯,在他們的朋友圈底下評論,還會一起談笑風生的逛街。

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總有遠近之分,小朱經常刻意纏著人家,這就打擾到人家了。

比如,他們要一起討論的某件事情,實在要避著小朱這個外人的。時間一長,小朱就遭到了那些人的冷爆力,為了避免費盡心機的跟她周旋,他們選擇無視小朱。不論是辦公區域里的瞎侃,還是朋友圈下方的評論。

2
小朱致命的特點,就是虛偽、撒謊、愛顯擺。起初我們還沒有發現,只是覺得她很喜歡打聽大家的個人情況,無非是「結婚了沒有啊?」,「買房了沒有啊?」,「家住哪裡啊?」類似的這些小問題

我們把這當做是同事間基本的了解過程,所以也就本著絕不多說、但不敷衍的原則應承。

但時間一長,我們就發現了其中的貓膩,這絕不是我們以為的隨口一問,她是有目的的。

小陳家裡即將拆遷,小朱了解到以後,就經常跟小陳聊關於拆遷的話題。

她自稱也是個拆遷戶,拆遷後家裡分了3套房,父母自住一套、給了她一套,還有一套在出租,等著將來給外地的姐姐。

除此之外,街面的那些商鋪是他們村子的共同財產,由村長帶頭出租,年底給大家統一分紅。

聽起來也是小富即安的美好日子啊,但很快,我們就發現了她描述的這些都是她想像出來的。對!她在撒謊。

小朱很喜歡跟我們聊她的生活,通過聊天細節,我們了解到的真實情況是這樣的:她結婚了,老公是某一縣城下面村子裡的農家所出,在鐵路工作,常年不回家。

她與父母、姐姐、姐夫、以及兩個外甥同住,房子多大未曾可知,但她睡覺的地方是被安排在陽台的。

母親身體不好,是全職的家庭主婦,父親是某小區的保安。她每月要給家裡交一千塊錢的生活費。

有一個同事小李是個外地來的姑娘,跟剛結婚一年的老公都是農村出生,因此,兩個人暫時跟人合租,不過房子已經買了,等待交房中。

老員工都知道小李已經買房了,但是新來的小朱不知道,她一直認為小李兩口子跟人合租在一個破舊的老樓里。

因此,小李首當其衝的被小朱選為她顯擺的墊腳石。

記得有一天,小李上班的時候精神狀態不佳,她在辦公室里吐槽,說她的室友約了人喝了一晚上酒,使她失眠了一個晚上。

我們還沒來的及開口幫小李吐槽那個無德的室友呢,小朱已經把聲音提高了幾十分貝,說:「你住的那個地方本來就不好,那麼破舊的老樓現在基本都是租戶住的,肯定亂。

這樣吧,今晚我把我的房子借給你住一晚,讓你好好休息一下,那可是兩室一廳的大房子,新買的沙發還沒坐過幾次呢,現在就用大塑料布蓋著,你可得好好愛惜哦。」

小朱一說完,我們詫異的向她投去了複雜的目光,絞盡腦汁的想緩解尷尬的方法。

小李更是漲紅了臉,片刻後,她微笑著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誰說不是呢,那個老樓確實不好,但奈何我們沒錢啊,租不起好房子,只能住那裡啦!」

關於小朱嘴裡的那套閑置的兩室一廳的大房子,自然就是她口中父母送給她的那一套啦,但是,我們早就知道,這套房也是小朱想像出來的哦,她又撒謊啦。

當初,我們得知小朱晚上睡在陽台上的時候,便好奇的問過她為什麼不去她的那套房子住?

小朱的回答是:「老公不在,她一個人不想住,吃不上飯,一個人住那房子還顯得有點浪費。」

聽完她的回答後,其實我有疑問想再次發問的,比如:「拆遷分的房子不是離得很近嗎?為什麼不在媽媽家吃晚飯然後再過去睡覺?」或者:「你一個人住浪費,那現在閑置著豈不是更浪費?」

當然了,最終我還是沒有問出來。職場里口碑是很重要的,我那樣咄咄逼人,讓人難堪,容易給同事留下不好的影響。

後來的某個下午,小朱在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,許是還沒有完全蘇醒,懶得動,加上辦公室很安靜,她以為我們都還在夢鄉吧?小朱第一次沒有避開我們地打了一通電話。

電話漏音,辦公桌擺放的又有點密集,所以我們聽清楚了當時的整個對話.

聽內容,應該是老同學的電話,他們聊到了房子,那邊問她買房子了沒有,她回答說:

「哎,還沒有,房價漲的太快了,我們首付都湊不夠,過年那時候我老公跟我商量,要不就在他們家那邊的縣城買一套算了,但是最近我們又想著暫時先不買了,工作都不在那個縣城裡,買了也住不了。」

電話那邊又問:「那你現在住哪裡啊?還跟你媽一起住嗎?」

「對啊,還死皮賴臉的住著,我媽動不動就催我搬走,但是現在外面租個有暖氣的房子動不動就上千了,如果租房子的話,我就存不下錢了,只能厚著臉皮賴著不走。」

4
小朱喜歡踩人,我自然不能倖免。

我適齡未婚,但計劃結婚。平時在工作圈裡甚少在別人面前提起未婚夫的話題,但處久的老同事都知道。

小朱是新人啊,自然不知道,因此,迎著七夕的節日氛圍,集團推出了一個相親會的大型活動,方案傳遞到我們公司的時候,人事部就開始動員單身員工報名了。

然後,小朱就開始了她的表演:「甜甜姐,我們部門有大齡未婚女青年,麻煩你給留上一個名額吧?」

然後又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跑進來沖著我說:「小龐,趕緊啊,機會要抓緊啊,萬一這一次能碰到合適的呢?我跟你說啊,你可不要排斥相親,你現在不抓緊,再過一兩年你就只能選個二婚帶孩兒的啦……」

當時的我憋足了氣,但奈何嘴笨,一時想不出反擊她的言辭,好在小李及時出口:「你瞎操的哪門子心啊,人家早就有未婚夫了,等婚房一出來馬上就結婚了,人家的未婚夫可有出息了,一年的收入能抵上你四年的。」

小朱聽完後對我頗有興趣了,她左右試探。但那時我已經心生反感,所以就處處提防。倖免了小朱對我的再次開戰!

後來,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,辦公室的三個人開始默契地避著小朱了。小朱在辦公室的時候,我們很少說話。出去吃飯的時候,也是默契的一前一後,然後再到一個地方集合。天地良心,我們可從來沒有商量過對小朱的應對之法。

然而,雖然現在的小朱受到了整個公司的排擠,但是她的毛病依然未改,她還是愉快的穿梭在不愛搭理她的人群中,爭取挖苦幾句、顯擺幾句。

小朱的故事講完了,相信很多朋友能在自己的圈子裡找到類似於小朱的影子,她無傷大雅,但總能引你心情極度不適。其實,對於這種人,我們能做的不只是忍耐,我們還可以反擊哦。

(1)少說話,多做事

首先,我們要尊從「少說話,多做事」的職場法則。有一句老話叫做「禍從口出」,你說的少,能惹禍的概率自然就小了。

尤其是對於工作中碰到的那些還不太熟悉的同事,她過渡「關心」你的時候,你就該警惕了,你要繞過那些她想從你口中探出信息的話題,因為一旦防不住,那個人就是文里的小朱,而你就是受難的一方。

(2)迴避不成,學會反擊

萬一你沒有防備,讓人家找到了擠兌的把柄,那你多次容忍會造就她的肆無忌憚。

你應該反擊,讓她知道你不是她手裡的柿子,這種人你通過觀察以後就會發現,她說話會有很多漏洞,你就選擇一個人多的場合讓她丟一次臉,讓她也感同身受一番,她自然就改了。

(3)「冷處置」治小人

面對這種人,自然是少接觸為好。對於她,你要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去對待,實在避不過,你就拿出一副毫無興趣的姿態,置之不理,她覺得無趣,自然就會少來煩你了。

你還可以團結其他同事,讓她的顯擺、挖苦都沒有市場投放,自然也就少了這樣的煩惱。

作者簡介:你的影子 90後女孩。喜歡讀書,嚮往寫作。願我走心的故事能折射出你的影子,給你的生活一點啟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