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謀士為何總愛提「上中下三策」?君王為什麼總是不選上策?

古代謀士為何總愛提「上中下三策」?君王為什麼總是不選上策?

古代的局勢動蕩,決策事關生死,因此君王們相當重視決策,管我給招攬賢士、謀士,專門為其提供決策服務。謀士一般會提出上中下三策,供君主選擇,這也成為歷史上比較有趣的一種現象。

「上中下三策」最早的說法來源於《孫子兵法》,書中說:求其上,得其中;求其中,得其下;求其下,必敗。一個人只有給自己設置最高的目標,才有可能取得相對好的成績。

《謀攻篇》中又說:「故上兵伐謀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攻城之法,為不得已。」上乘的兵法是利用戰略挫敗敵人,其次則是通過外交斡旋取得勝利,再次就是利用軍事威懾迫使敵人屈服,最下等的方法就是攻城略地達到取勝的目的。

613年,煬帝決定第二次親征高麗。楊玄感認為騎兵反隋時機已經成熟——煬帝在上一年親率百多萬大軍征高麗,幾乎是全軍覆沒;此次再度勞師,後方已十分空虛。謀士李密當時給他出了上中下三策:上策是帶兵直上遼東,堵住煬帝征高麗的大軍,讓他腹背受敵;中策是進軍關中,奪取長安作為根據地;下策是就近攻下東都洛陽,但萬一久攻不下,煬帝的大軍趕回,便十分危險。

天禧三年(1019)三月,為討宋真宗的歡心,巡檢朱能與內侍周懷政通謀,偽造了「天書」放在長安西南的乾佑山。當時寇準是此地的永興軍長官,此時有人進言,如果寇準進獻天書,官民才能信服。

五月中,寇準接到入朝的詔命,便收拾行裝準備啟程。他的門生聞聽後深感不妥,給他獻了上中下三策:東行到河陽(今河南孟州市)時,可稱病堅決請求外任,此為上策;中策是入宮覲見陛下時,揭發終南山天書實乃虛妄之事,尚可保全一世清名;下策則是重返中書拜相。

古代謀士為何都喜歡提出「上中下三策」?這與古代的時局以及謀士的職責和定位有關係。時局複雜,應對的策略也就不可能只有一種,謀士提出「上中下」三種策略,以便於窮盡一切的可能。第二點,謀士的定位在於「謀」而不是「斷」,謀士在提出自己的不同策略時也有一定的傾向,他們用「上中下」來區分,不僅能表達出自己的想法,又能把決斷權交給上面,不用承擔相應的風險。

那麼,面對謀士提出的「上中下」三策,君王又該如何選擇呢?這裡面的學問很大,不僅與君王的政治格局、軍事素養有關,甚至於君王將相的個性品格也有一定的關係。

漢朝時,淮南王英布造反,劉邦問計於薛公。薛公說:「英布反叛是不值得奇怪的。如果英布使出上策,那麼山東一帶就不是漢朝所有了;如果他使出中策,那麼誰勝誰敗就未可預計;如果他使出下策,那麼陛下就可以高枕而卧了。」

劉邦問:「什麼是上策?」

薛公回答說:「向東攻取吳地,向西攻取楚地,并吞齊地,奪取魯地,向燕趙兩地發布檄文,要他們固守自己的地方。這樣,山東地方就不是漢朝所有了。」

劉邦問:「什麼是中策?」

薛公說:「向東攻取吳地,向西攻佔楚地,并吞韓地,攻取魏地,佔領敖庚的米倉,封鎖成皋的關口,誰勝誰敗就不可預知了。」

劉邦問:「什麼是下策呢?」

令尹說:「向東攻取吳,向西攻取下蔡,把重心放在南越,自己回到長沙,陛下就可以高枕無憂,漢朝也會平安無事了。」

劉邦問:「那麼,他將採取哪一個計策?」

薛公回答說:「他將採取下策。」

劉邦問:「為什麼說他會不用上策、中策,卻要出下策呢?」

薛公說:「英布原來在驪山做奴隸,他自己做到了萬乘大國之王,都是為了自己。他不懂得替百姓的將來考慮。所以,我說他會採取下策。」

後來果真如薛公所料,英布採取了下策。劉邦率軍親征大敗英布,英布逃亡到江西一代,後來被他的內弟誘殺。薛公通過分析英布的政治格局以及個性品格,準確判斷出他會選下策。

隋朝末年,面對李密提出的三策,楊玄感聽罷說:「我認為你所說的下策正是上策,現在百官家眷盡在東都,如果不把他們帶出來,哪能指揮動這些人呢!況且遇城不拔,怎能顯示出我們的威風呢?」結果,楊玄感未用李密的戰略性大計。棄用上策,選擇下策,楊玄感的抉擇顯然是錯誤的。但是從歷史的眼光看,當時的隋朝統治還沒分崩離析,楊玄感起兵的時間太早,無論用什麼計策,都可能面例著失敗。

總結

根據敵我力量的對比、情況的變化,謀士的上中下三策都可能成為最優的策略。作為決策者,最重要的是分析決斷的能力。至於上中下三策哪個最好,不僅和方案本身有關,還要從戰略目標和戰略全責著眼,這樣,才能選出最優的辦法。